笔趣阁 > 历史穿越 > 唐朝小卒 > 第41章诗会

第41章诗会(1 / 2)

郭礼决定参加诗会,事先想好用那首诗。大唐的诗句不能用。上次险些露馅,仍心有余悸。除了几首词,似乎脑海中就没有其它诗句。脑海中最为清晰的两首词。一首是民国弘一法师的《送别》,还有一首是清朝纳兰性德的《长相思》。

这个时期长短句已经成熟,一些词牌如菩萨蛮已经出现。如果拿出长相思,再用唱曲唱出来,这样无疑效果更好。万一用到诗怎么办?唐伯虎的诗,有没有记得?郭礼认真思索着,竟然没有一首。伟人的诗倒是记了不少,不能用啊,什么《长征》啊,什么《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》,还有一首《沁园春.雪》,哎,课本上不能选一些能用的诗歌?

想来想去竟然没有一首诗可用,凭着郭礼肚子中的墨水现做一首,恐怕比杀了他还要难。忽然之间,郭礼想到了宋朝陆游的一首诗《游山西村》,郭礼默念着,这个题目明显不切合今天诗会。改成什么呢?游朔方村。这样就妥了,恰好刚平叛回来,大家都知道的事情。

准备好晚上参加诗会的诗句,郭礼派管家去坊正那边打好招呼,晚上回来迟一些。没想到苟管家竟然带回来一把钥匙。坊正说了,少卿大人经常有要事,拿着钥匙方便出入。

居然还有这等好事情。

郭礼和碧瑶聊着天,等公主派人来接。碧瑶倒是想去,可惜女子只能待在家中相夫教子。经常抛头露面徒惹非议。

黄昏时分,公主的马车到了。车夫白面无须,似乎是个宫里的阉人。郭礼也不客气,钻进马车,温香入鼻,低头看时,公主正看着他笑意淡然。

公主梳了淡妆,眼眸如新月,杏黄色的大袖衫,尊贵典雅。

“需要穿官服么?”看到公主如此隆重,郭礼问道。出门时选了一身青色长衫蓝色玉带。

“穿官服作甚,这样很好。”、

其实穿什么都无所谓,主要是穿给谁看。衣冠得体,落落大方。那是世人目光,情人眼里出西施,只在意有没有重视对方。

女为悦己者容,公主看到郭礼吃惊的目光,已经心满意足。

马车虽小,仍属暗室。郭礼目不斜视坐在一边,公主问道:“郭少卿此次平叛,一定很多有趣的故事,不妨讲来让本公主长点见识。”

说起有趣的事情,还真有一件。

仆骨怀恩的婚礼上,郭礼和仆骨承德坐在一起。有个仆骨族人看到拓跋木兰身材婀娜,长相秀美,说道:“族长啊,真是不好意思。没有出一点力却要族长请客。”草原民族女子落落大方,结婚当日不用盖头。仆骨承德一脸黑线,这件事情怎么能要你的功劳呢?

郭礼开始讲故事:“从前啊,有个太监….”

公主看郭礼半天没有继续,问道,“下面呢?”

“下面没了。”

公主冰雪聪明的一个人,一不小心着了郭礼的道,待郭礼说完立马明白意思,不由得举起拳头,对着郭礼示威。

郭礼这才老老实实讲了参加婚礼的那段趣事。

公主乐不可支。

马车停了,待下车时,公主抢先下车,留给郭礼一句话:“子仪,本公主看碧瑶完璧之身,刚才子仪所讲故事是否是在暗示自己呢?”

公主满面春风跳下马车,留下目瞪口呆的郭礼坐在车厢内。

奇耻大辱!竟然当面说本公子的太监。

看来没有和碧瑶同房,后遗症实在不少,不如明日中秋佳节,就把碧瑶采摘了吧。郭礼不是柳下惠,放着小萝莉做修道士。想到明日要吃掉碧瑶,忽然就不那么生气了。若不是公主刺激,岂能下定决心享受此等艳福?

诗会在二皇子府中举行,地处东北角的十王爷坊。

郭礼悻悻下车,看到了一个熟人。

孟浩然。

以孟浩然的才气,前来参加诗会很正常。孟浩然身边站着一位弱冠少年,头顶玉冠,锦衣罗袖,金色腰带。看装束分明是二皇子了。万安不知何时又站在郭礼身旁,悄声道:“那位即是二皇子。”

万安有意促成大皇子当太子,无非是无用功。虽然知道,不能明说。郭礼无意改变,更不会把历史的真相告诉公主。

“郭礼见过二皇子。”郭礼上前见过礼后,又冲着孟浩然作揖打个招呼。没想到二皇子握住郭礼的手道:“原来是郭少卿,久闻大名。郭少卿此次平叛漂亮至极,本殿下佩服。”

古时的人都这么热情?郭礼竟然不习惯被人抓着手,不动声色的摆脱出来。

“二皇子客气,今日公主相邀一起来参加诗会。”

“都怪本殿下疏忽,没有给郭少卿发请帖,幸好万安妹妹替为兄弥补过失。郭少卿,请进。”二皇子终于让开通道。

万安公主福道:“皇兄日理万机,纵有疏忽亦可理解。”

郭礼进去之后,没看到一个熟人,当即和公主在一处偏僻的角落坐着,听着喧嚣的声音。

“这次诗会可以亲耳听到李公子的佳作,三生有幸啊。”

“那里那里,听说今天二皇子请的是王维王摩诘。鄙人愧不敢当啊。”

“王摩诘?”说话之人惊叹道。

“适才这位大叔叫李林甫,据说诗作的还行。目前在朝中担任侍御史,上次就是他弹劾陈嘉崇十大罪状。”万安公主介绍道,听说公子称李林甫为大叔,差点眼睛珠子掉落下来。

李林甫看上去三十岁左右,虽然眼袋深陷,似乎沉迷酒色之中,也不至于被公主称为大叔。

宾客盈门。

孟浩然和二皇子出现在大堂之上,不知王维为何没有出现。郭礼实在想看看这位传说中的诗中画圣长什么模样。

二皇子笑着说道:“今日为中秋前夕,本殿下特意举行诗会,诸位有佳作者尽可拿出,若是博得全场彩声,本殿下重重有赏。”

诗会开始了。

“既然二皇子殿下都说了,在下莫胜平抛砖引玉,先来一首献丑了,还望诸位大家不吝指教。”

旧山虽在不关身,

且向长安过暮春。

一树梨花一溪月,

不知今夜属何人?

待莫胜平吟唱完毕,众人喝彩。第一个出场占据天时、人和。大多数喝彩带有礼节性,或许场中唯有郭礼才是真心实意的鼓掌。

“子仪觉得如何呢?”公主依偎在郭礼身旁,暗香浮动,心神动摇。

本来公主一声“子仪”已经俨如明月当空,此刻又依偎在身边,闻到公主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,顿时,满天的星星全部闪耀,一条神龙飞天而起。

“这首诗….”郭礼说,“蛮好的。”

公主略有些失望,满以为可以听到一番点评,没想到郭礼敷衍了事。公主那里知道自己的举动给某人带来羞不可言的想法。

二皇子依先前所言拿出一锭白银,赏白银五十两。

好大的手笔!

来客看到纷纷要求吟诵,局面有些乱。还是二皇子机灵,摆摆手,场面总算控制下来。

“不如我们玩击鼓传花的游戏,大家传花,何时鼓声停下来,何人来吟诵。”

击鼓传花?郭礼笑了。

来人在前面放置一张大鼓,直径达一米。一个壮汉赤裸上身,手持两柄鼓槌,眼睛蒙着黑布。待二皇子说道开始以后,鼓声响起。

大红绸缎做成的花朵不断在堂中传递,待传到公主手中,被公主拿在高处观赏,无奈鼓声没有一丝停止迹象,只好传给郭礼。公主此举明显拖延时间,想乘鼓声停止的刹那间将花朵传给郭礼。郭礼接到鲜花后竟片刻不留,直接传给下方。

公主幽怨道:“子仪还怕作诗?”

郭礼道:“在下才疏学浅,恐引来场中讥笑。”

公主不以为然。

“一篇文章长安纸贵,一首七律传诵大江南北,子仪若是才疏学浅,恐怕大唐能够称之为文人墨客的,不过举手之数。”

郭礼汗颜,公主的评价竟然这么高。

“能得公主如此美誉,死而后已。”

“不用死而后已,给本公主好好做一首诗,本公主今天要看看子仪到底有没有货?”说完,瞅了一眼郭礼。

天呐,看来不拿出一点东西,震不住眼前的人了。

别看你是公主,你以为老子是吃素的?

鼓声停了,花朵攥在李林甫的手中。

秋天碧云夜,明月悬东方。皓皓庭际色,稍稍林下光。

桂华澄远近,璧彩散池塘。鸿雁飞难度,关山曲易长。

揆予秉孤直,虚薄忝文昌。握镜惭先照,持衡愧后行。

多才众君子,载笔久词场。作赋推潘岳,题诗许谢康。

当时陪宴语,今夕恨相望。愿欲接高论,清晨朝建章。

李林甫唱诵完,竟然是一首排律。众人皆知李林甫乃是早有准备,只是排律如此之长,众人仅听一遍,如何能够赏析?

场中竟无一人鼓掌,好尴尬。本来精心准备的诗作竟然冷场,李林甫失望于心。

二皇子笑道:“李御史这首诗当赏,不过还要劳烦李御史亲自写下来,旁人估计记不住,诗会结束之后,本殿下也好付印。”

众人听说二皇子将今日诗会的诗付印,全部鼓掌。李林甫写完这首排律,同样得了五十两白银的奖励。

公主出奇的没有问郭礼这首诗如何如何。

其实问了也是白问,这么长的诗句,谁能记下来。

倒是郭礼对二皇子刮目相看,此人不可小视。做事滴水不漏,年纪不大已经显露王者气象。郭礼想起当初看到的大皇子,两个人如果站在一起分出高下,还真一时无法判别。

鼓声响起。

新书推荐: 总裁大老婆方志强王亚欣 极品媳妇方志强王亚欣 张大林苏晴 发个视频到异界 斗罗之虚空掠食者 总裁媳妇爱上我方志强王亚欣 总裁老婆爱上我方志强王亚欣 江枫宫映雪 绝色总裁的贴身保镖范闲柳寒梦 傲世王者楚枫穆晚晴